主页 > B好生活 >东亚劳工白老鼠,合唱性别、劳动与健康交织的「赛伯格」悲歌 >

东亚劳工白老鼠,合唱性别、劳动与健康交织的「赛伯格」悲歌

2020-06-15 09:25:19 来源 : B好生活 点击 : 139

盲眼科学

加拿大学者Karen Messing(1998)曾经以「盲眼科学」(One-Eyed Science)为书名,讨论职业医学里的性别盲点。她讨论的案例,主要是欧美等国的职业医学长期漠视办公室工作(所谓「粉领阶级」)、情绪劳动与生殖危害的问题。本章的案例,则是发生在东亚的电子产业的职业病,其背后的科学知识,不但有明显的性别不平等,也隐含阶级及种族不平等,几乎是「盲眼科学」了(林宜平 2006)。

包括台湾与韩国的职业病认定与诉讼,都常引用欧美等管制单位对毒性化学物质的分类,包括IARC与USEPA等组织,其专家委员会主要回顾以英文发表的毒理学与流行病学研究报告。虽然根据美国毒理学计画(National Toxicology Program, NTP)的标準作业程序,毒理学研究需要同时考量物种及性别,以雌雄大小鼠进行实验,但是许多小型研究,为节省人力与物力,常将雄鼠视为标準化的实验动物,只以雄鼠进行实验。这样的实验设计,对雌雄两性有不同致癌性的化学物质,影响特别大,但是直到2010年才有《科学》期刊讨论动物实验中使用公鼠进行实验的性别偏颇(Wald and Wu 2010)。

1998年RCA地下水污染整治宣告失败后,台大毒理所的研究团队,接受环保单位的经费补助,以RCA地下水混合污染物进行的动物实验发现,含氯化合物分别在雄鼠与雌鼠产生不同的健康危害:在雄鼠是肝细胞腺瘤,在雌鼠则是乳腺癌的比例较高。其实1997年就有科学家提出假说,认为乳癌的发生和有机溶剂暴露可能有关,最主要的原因是,有机溶剂除了经由肝、肾代谢之外,许多具亲脂性的有机溶剂,被身体吸收后可经由血液循环全身,并且储存在乳房中,重要的科学证据是,乳汁中可以检验出许多有机溶剂(Labreche and Goldberg 1997)。不过这样的假说,很少有机会得到验证。

以1980年代两篇三氯乙烯的毒理学研究报告为例,1982年由美国道氏化学公司实验室进行研究,为了测试物种差异,分别使用小鼠与大鼠进行吸入与食入实验。不过研究者一开始就锁定测试肝功能与肾功能,并且全部以雄鼠进行实验(Stott et al. 1982)。1985年由英国皇家化学公司实验室进行的研究,则使用两种品系的小鼠与两种品系的大鼠,以三氯乙烯灌食后,检视其致肝癌性(hepatocarcinogenicity)(Elcombe et al. 1985)。姑且不论道氏与皇家两家製造及生产三氯乙烯的化学公司,进行毒理学研究是否有球员兼裁判的嫌疑,这两篇研究报告的实验假设都是,三氯乙烯有肝毒性与肾毒性,但是他们并未考量三氯乙烯的毒性可能有性别差异,可能导致雄性与雌性动物发生不同的癌症。

这两篇由化学产业进行的毒理学研究,后来都成为IARC与许多三氯乙烯致癌性的回顾研究中,重要的科学证据。而较少用来进行毒性试验的雌性动物,乳腺、卵巢、子宫全都成了实验室科学家「看不见」的器官,也是「该做却未做」的科学研究(林宜平 2011)。

除了毒理学研究常选用雄鼠进行实验之外,流行病学研究也有较多以男性劳工为主的职业性癌症。流行病学研究,主要是分析研究疾病在人群中的分布状况,是一种「自然实验」(nature experiment),不像毒理学研究可以实验设计、选择实验样本,所以并不是职业流行病学家有性别歧视,只研究男性劳工,而是早期有许多暴露三氯乙烯的行业,只雇用男性工人,而许多有男有女的行业,男女性劳工的工作内容与暴露状况可能也有很大的不同(例如在飞机工厂里,男性劳工可能清洗机械,而女性劳工缝製降落伞)。

以三氯乙烯的癌症流行病学研究为例,被国际组织引用为重要科学证据的研究报告,多为欧美等国早期以男性劳工为主的工作(如飞机工厂等),这些研究报告不但长期追蹤研究的女性员工人数远少于男性,而且男性及女性劳工的工作内容与暴露方式可能也有很大不同,但是在流行病学家在进行资料分析时,多以工作年资当作暴露指标,并未考量男女性员工的工作内容,也因此乳癌与卵巢癌等女性癌症,也鲜少出现在这些「科学证据」中。一直到2015年,才有欧美主流的职业医学期刊,详细回顾及讨论职业性癌症研究中缺席的女性(Hohenadel et al. 2015)。

更令人遗憾的是,许多发生在东亚等国,年轻劳工的三氯乙烯中毒或死亡,或是只有案例报告,或是只有以非英语发表的流行病学研究报告,其调查报告与研究结果,很少成为国际化学毒物管制单位回顾及引用的科学证据。例如在USEPA一千多页的三氯乙烯毒性评估报告中,发生在东亚众多的急性中毒案例,只有短短两页。

东亚劳工白老鼠,合唱性别、劳动与健康交织的「赛伯格」悲歌 Photo Credit: RCA Taiwan Limited@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RCA在《中央日报》第6版刊登的招聘广告。

台湾的政府管制单位与职业医学对电子业女性劳工的职业病认定,相较于若干国家也是遥遥落后。在1970年代飞歌与美之美事件十几位年轻女工猝死后,台湾政府顾及新兴电子产业的发展,随即颁布施行劳工安全卫生法,以及管制有机溶剂。但是面对关厂之后才发现的污染,以及疾病发生的「慢性灾害」,在1992年RCA关厂那一年成立的环境职业医学会,在RCA一审胜诉之后,虽然知道劳工身处弱势,举证困难,依旧重申「就我国与国际上职业疾病认定之原则,认定RCA员工罹癌与工作的相关性,所需条件包含疾病的证据、职业暴露的证据、符合时序性、符合人类流行病学已知的证据以及排除其他可能致病的原因等五大準则」。而劳动署也以专案处理RCA劳工的职业病,而没有进一步建立有机溶剂的职业病诊断基準,或是协助劳工重建当年工厂的暴露资料。

至于韩国与中国,三星半导体的劳工还在法院里为职业病的逐一认定奋战,中国则是三氯乙烯的进口大国,政府及企业依旧漠视劳工的急性中毒与猝死。

我们都是赛伯格

回顾二次战后从收音机、电视机、手机到智慧型手机的研发与製造。在当代社会,我们拿智慧型手机传递讯息、上网、拍照,或是沿路寻找宝可梦,手机成为我们的第二副眼镜、第二层皮肤,我们感受世界的窗口。我们都是赛伯格,我们的身体突破自然边界,也成为科技争夺的战场。

近年来赛伯格的论述在西方世界蓬勃发展,论者分别从科学、医学、宗教、哲学、伦理学、社会学、文学与文化研究等不同面向,进行研究。台湾的学者除了从文学与文化研究的角度思索赛伯格与「后人类世界」(林建光、李育霖 2013),也深入检视哈洛威的批判方法论,讨论身为后殖民的赛伯格,如何跨越与重构破碎的主体(张君玫 2016)。不过这些研究,多半从科技使用者的角度讨论赛伯格,强调混杂机械与有机体,模糊机械/有机生物、人/兽、男/女界线,游走于二元之间,「不被定义」、「拒绝被定义」的欢愉。

本研究将赛伯格带回哈洛威对「年轻亚洲电子业女工」的原始关怀,以及基进女性主义的脉络,从科技物的製造端,重新看待及讨论赛伯格。从早期的收音机与电视机,到近年来的电脑与行动电话,电子产业的兴起,带动亚洲国家的年轻女性从农村走进工厂,这些「手指灵巧」的年轻女工带来国家的经济发展,也改变她们自己的生命轨迹。我们听见她们在工厂里的欢声笑语,却也在随之而来的猝死,以及关厂及离职之后罹癌的各种职业灾害中,让我们看见她们受伤的身体,与她们一起流泪。

最令人遗憾的是,这些东亚电子业女工层出不穷的职业病,因为缺乏母鼠的毒理学实验,也少有女性劳工的职业流行病学研究,很难得到科学研究证据的支持,或是职业病的认定与补偿。从台湾的飞歌、RCA、南韩的三星,到中国及东南亚国家劳工的有机溶剂中毒,这些手连生产线的亚洲劳工,成为测试有机溶剂毒性的白老鼠,她们身陷在「整合的迴圈」里,共同吟唱一首由东亚的性别、劳动与健康交织共谱的赛伯格悲歌。

东亚劳工白老鼠,合唱性别、劳动与健康交织的「赛伯格」悲歌
2008年英国消费者新手机里的「iPhone女孩」(照片撷取自网路)

2008年一名英国消费者打开他新购买的苹果iPhone手机,发现手机里已经有三张照片,都是一个脸蛋圆润、笑容可爱的亚洲女孩,身穿粉红色条纹工作服,头戴相同样式的工作帽。这几张「iPhone女孩」的照片几天内传遍全球,后来发现是一名富士康在中国的手机测试员工(图三)。富士康是所谓的「台商」,工厂设在中国,是苹果智慧型手机最大的製造商。细数收音机、电视机、手机到智慧型手机的技术发展脉络,从美商、法商、日商到台商,随着时代的变迁,生产线上年轻、亚洲、女性的容貌依旧,但是《孤女的愿望》歌声不再,我们都是赛伯格,我们相约走上街头,进入法院,大声合唱《你敢有听着咱唱歌》!

注释

《你敢有听着咱唱歌》是2013年8月,台湾民众因为洪仲丘在军中猝死,二十五万白衫军上凯道要真相大合唱的主题曲,台语歌词由精神科医师吴易澄译自舞台剧《悲惨世界》(Les Miserables)的英文主题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东亚医疗史:殖民、性别与现代性》,联经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王文基、李尚仁、林宜平等17人

超越国族疆域,跳脱医学史框架,以东亚整体为範围,探讨18世纪以来东西方医疗文化的碰撞与交流,全面关照东亚医疗、科技与社会之现代化历程。《东亚医疗史:殖民、性别与现代性》共分四大领域,即医学与东亚现代性、殖民医学与后殖民时代、性别与医疗、生物医学与现代台湾。

全书四篇章的安排既有史学以时繫事的纵深,个别主题也不失横向联结、深入探讨的广度。第一篇提出的「东亚现代性」两层面意义:西方科学帝国主义与医疗在现代东亚社会的特殊样貌。第二篇针对东亚殖民经验的各个分析,不仅帮助读者掌握过去时空脉络与医疗发展的关係,更提点反思当下医疗现象与文化中的殖民遗绪。第三、四篇的作者群就由不同的学科专业视角,在通论与个案间展现了参考西方理论、反思东亚现代性的运用价值。

东亚劳工白老鼠,合唱性别、劳动与健康交织的「赛伯格」悲歌 Photo Credit: 联经出版

相关阅读

申博太阳城_EBET易博真人和AG真人|便捷的信息网站|涵盖生活资讯生活技巧|网站地图 申博正网包赢 申博管理网登陆网址